返回列表 发帖

【伪列传·一百零九】清霄—剑心问道

序列 01.静帧005.jpg
2018-9-24 02:34
平生一顾 至此一生

章一   中秋至

“哎,真小啊。”

净虚仰头看着环绕冰山随后远飞的白鹤,不知第几次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自上次群妖攻山南熏真人发动护山大阵后,整个御剑门派便先暂时移至门派洞天沉璧渊。

在净虚眼中,跟太华山的九阁十宇三十六居相比,沉璧渊仅有的含元阁,简直像是自己老家村里的房子。

沉璧渊除镜湖外,四周终年结冰,在暖阳的照耀下,那折射的光,有种十分十分晃眼的感觉。

净虚收回自己的思绪,提了提神,朝清霄暂居的小院走去。

屋门没关,从外头便能看见里面的竹木屏风,还有被风缓缓带动的淡青色帷帐。

“师叔祖,中秋将至,师尊命我来问您今年是照旧还是想更换口味?”

净虚停在门口行礼问道。

询问,并未有人回答。

净虚抬头,只见清霄站在屋角一侧的案台面,轻抚着剑匣内的长剑。

若没认错,那应是择剑仪式时师门所赠的松云吹雨。

这眼神,应该是在沉思着什么事吧。

净虚犹豫了会,还是再次开口道:“师叔祖?”

“照旧吧。”

清霄轻咳了声,回道。

她将剑匣盖回看向净虚,几缕青丝被从屋外迎面吹来的风拂起,打弄着她清丽而又长年带着丝病态的脸庞,若不是她的双眸带着高深修为的内敛,放到外头去,估计说是个将死之人也有人会信。。

她语气略带歉意地笑道:“方才沉思于三十年前的往事,未能及时回你,是我的不是。”

“师叔祖折煞我了。”净虚连忙行礼回道。

清霄看出净虚内心有点小慌乱,柔声安抚说:“不用如此拘谨,我御剑一门没那么多刻板规矩。”

在御剑门人眼中,清霄待人一向温和,每每与之交谈便如沐春风一般,只是因三十年前逸言一事后,清霄便不再亲自收徒,令无数后进之辈无比惋惜。

直至快回到逸虚所居之处,净虚依旧沉浸于清霄的温和之中,这对比之下,再联想到自己不着四六的师尊,他不得不仰天叹了口气。

自己不止一次在师尊的案头看到《XXX冷香魂》与《逸尘子XXX》之类的书了,拿师尊的话来说,这叫鉴赏同道,附庸风雅,还说自己小屁孩什么都不懂,反倒是让他抓住机会数落了一顿。

“师尊,我回来了。”行至门口,净虚行礼道。

原本坐在案前奋笔疾书的逸虚,搁下了笔,随后用一本书盖住了下面的草稿,说:“嗯,进来吧。”

这墨迹,到底干了没呀。

净虚边走边盯着被压住的纸张,内心替逸虚‘忧心’着。

“师尊,清霄师叔祖说照旧,今年吃五仁月饼就可以了。”净虚在案前站定,对笑盈盈看向自己的逸虚,汇报自己的工作结果。

“很好,那你呢,还是青豆的?”逸虚问。

“是的。”净虚回道。

“哎,你啊你,真不像我带大的徒弟,口味都不一样。”逸虚先是摆出了一脸嫌弃的样子,随后左手捏了捏自己下巴思索了番,自问自答地补充道:“是不是你小时候我对你的喂养方式哪出了问题。”

“那还真是对不起您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徒儿就去练剑了。”

面对自己的师尊,就是严肃不起来,净虚一副败了的样子,又脑补出要是师尊是清霄师叔祖那种正经温和的做派就好了。

“剑意大道,在悟与参,我都说过这几年你心里不清静,成天重复练那些与假把式无异。”

“徒儿没有。”净虚突然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自辩道。

“有与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的紧。”逸虚眯着眼看着净虚,调侃道:“好徒儿,这么不长进,要是换做是清弘师叔当你的师傅,以他的暴脾气,你现在怕不是已经被他丢进太华秘境里喂鱼了。”

“清弘师叔祖才不会。”想到清弘,净虚也不由地打了个冷颤,不过还是得反驳反驳,怎么能由师尊如此‘欺负’自己。

说完清弘,净虚又反应了过来补了句:“而且太华秘境哪有鱼。”

“你啊你,果然还跟小时候似的。”逸虚见净虚的窘样,大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下去吧。”

每次试着跟逸虚争辩,净虚都会跟斗败的公鸡似的全败而归,让他都不得不信,自己的师尊就是自己修道中最大的‘劫难’。

斗败的净虚退出了逸虚的居所朝镜湖试剑台走去,在下石阶时,一个穿着黄白相间道袍的少女正朝他所在的方向迎面走来。

来者正是妙法三子之一逸音的弟子,当年作为太华山的两个流派因些嫌隙正式分了家,不过毕竟是同宗同源,平时两派的走动也较为频繁。

“净茕,你怎么来了。”净虚对二八少女行了个礼,问道。

“净虚师兄。”

净茕与净虚也是熟识,微微一笑地回礼,随后说道:“本派中秋佳节由家师负责操办,奉家师命特来沉璧渊邀式芒长老于八月十五赴妙成山赏月。”

“怎么不贵派前辈赴沉璧渊共同赏月呢?”修仙之人应不在意这些,只是自己御剑与妙法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让净虚觉得自己门派长老去别人那有种牌面不够的感觉。

“呵,我妙成山山清水秀,花树成林,鸟鸣鹤翔,自是一派桃源仙境之景。”正式礼过后,净茕恢复了她少女的俏皮性格,不由笑盈盈地盯着净虚那被自己越说越僵的脸,打趣道:“而贵派的沉璧渊嘛。”

说着,她还故意的环视了一圈,随后摆出了一副很‘痛心疾首’的神态往上走了几步,贴在净虚耳畔像是说着一个小秘密:“可能只有仙鹤在天上飞时能赏一下啦。”

“告…告辞!”

看来下次早课前要认真看下黄历,避免这些不利自己的事情发生。

净虚二话不说掉头就走,留下净茕一人在石阶上看着他狼狈的身影掩嘴轻笑。

耳边传来净茕银铃般地轻笑声,再联想起自己的师尊逸虚,净虚内心‘大彻大悟’般地想到,要是所有人都跟清霄师叔祖那样温和,这个尘世想必会十分的甜吧。
平生一顾 至此一生

TOP

会插楼吗,期待更新哦

TOP

回复 3# 缇紫

亲爱的版主,我们这区,凉了啊
平生一顾 至此一生

TOP

章二   故人已霜雪

漆黑的眼眸,倒映出血色的世界,孤零感蔓延,不断地想将净虚吞噬干净。

他如进入了被巨大黑色帷帐包裹的空间。

前面是光,后面是光,而他自己,被禁锢在了最为漆黑的中央。

幻象渐成,亲人一个个出现在自己身边,还有,那曾生活了八年的家乡。

只是一瞬,焰火骤起,群妖过境,无一能生。

挥砍的妖刀屠杀着所有的胞亲,每一刀如同在他**划过,鲜血迸溅,带着最为刺骨的痛。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啊!

净虚挥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长剑,使出了所有学会的剑诀,然而换来的只有剑气斩在幻象上而泛起的涟漪。

即使自己再努力,一切,都在重演!一切,都未曾变过!

无助的呐喊并未被理会,他们杀着,吃着,将曾宁静的村庄,化成了一片血色炼狱。

直到,那道蓝色的剑光撕裂了帷幕,将黑暗照亮。

“到底怎么回事?”

“徒儿也不知净虚师兄为何在练剑时突然晕厥,只隐约间当时貌似有道黑烟从镜湖处掠过。”

“黑烟?难道妖邪不成,不对,若是妖邪怎能不被察觉。算了,你先下去吧。”

是自己师尊逸虚跟师弟净怀的声音。

净虚吃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回到了居所躺在了踏上。

他撑起身子,房门此时也正应声而开。

逸虚走了进来,先是站定看了净虚几眼,又来回走了几步观望,随后左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沉思,原本脸上稍带的忧虑之心才慢慢褪去。

净虚抬头与之对视,发现逸虚的目光像是能透过他眼神直达心底似的。

“眼神滞散,心底无神,做恶梦了?”

“嗯…嗯。”

瞒也瞒不住,净虚索性就承认了,要笑就笑吧,反正在自己师尊眼中,自己就是一个被过去所束缚无法成长的**。

“跟我来。”

逸虚说完就直接朝屋外走去。

师尊今天,是转性子了吗…净虚连忙下榻活动了几下身子,出了屋后老老实实地跟在逸虚身后。

“还记得你上次想从我嘴巴里套出的逸言吗?”

逸虚走在前面,净虚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好几个月了,师尊怎么突然提起此事,不过还是小小的辩驳了句:“徒…徒儿没有套。”

“就你那点小心思,还想瞒得过我?”

不用看,听语气都知道逸虚在得意了。

全御剑一门,估计就逸虚在徒弟面前最随意没有任何长辈风度了,简直跟自己师兄弟似的。

“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逸虚道。

“啊?”这突来的情况让净虚不知该如何应对。

对于逸言,御剑有些门人对他不好的风语,听着又不像是胡说,清霄师叔祖的徒弟定是品行兼优,自己一直这么深信着,所以想了解下,才有了那会旁敲侧击想从自己师尊口里问出点什么。

当时师尊对自己的问题直接打哈哈的就过去了,没想到今日突然会旧事重提。

“择剑仪式时我送你青玉环佩可有带在身上?”

“有。”

“切记,不可丢。”

一路都是让自己琢磨不透的问题,净虚就这么跟着逸虚,来到了门派洞天的结界入口。

早在此前,除守卫入口的门派弟子外,已有一人于此等候多时。

“师叔,久等了。”

逸虚上前行礼。

净虚也连忙行礼叫道:“拜见师叔祖。”

“我也刚到,无须多礼。”清霄微微颔首,朝二人虚扶。

她看了眼净虚后,看向逸虚,说:“你的意思是让净虚陪我走一趟?”

“今已秋分,圆月之夜已渐风寒雾重,若有一人能侍奉在师叔左右,我与清弘师叔方能放心,且净虚也需外出采购做月饼之原料,仅是顺道而已。”

逸虚说完,朝净虚使了个眼色。

啊?

净虚一下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逸虚,直到逸虚又交换了好几个眼色,他才反应过来,连忙补了句:“师叔祖,让我跟您一起去吧,也好让我顺道外出历练一番涨涨学识。”

等等,这是要去哪呢……

在自己昏睡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净虚感觉自己此刻说的话连自己都听不懂了。

“你啊你。”

清霄无奈地对逸虚摇了摇头,因她身体长年不好,御剑一门不管是长辈还是晚辈,都是对她外地关心与照顾。

这一点,她心里是一直清楚的。

遂清霄也不再推脱,便带着净虚离开了沉璧渊。

直到御剑落地的那一刻,净虚才知道,他们要去的,是太华山东侧两百余公里的故县。

为了不太引人注意,净虚随清霄落至城郊,随后走了近半个时辰,才进到故县城里。

与沉璧渊相比,尘世街道的商贩叫**声不绝于耳,着实是热闹了许多。

“净虚,你脸色不是很好,是怎么了?”

净虚跟在清霄的身侧,见她微侧着头,看向自己问。

“做了个恶梦而已。”净虚连忙回道:“多谢师叔祖挂心。”

“你呀,教不听,与我说话,也忒小心翼翼了。”清霄笑着摇了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面摊,说:“你先吃点东西吧。”

净虚正想说不用,只见清霄已经走向了那摊前,他也不好再拒绝什么,说实在的,之前莫名其妙的昏睡,的确让他有点饿了。

“哟,仙姑,您要吃点什么?”

故县离太华山不是十分远,太华山作为修仙正宗,长年于附近除魔卫道,即是在平头老百姓的眼中,也并不陌生。

更何况清霄所着的岁寒惊秋袍,有很明显的太华山标志,那三十来岁的面摊老板连忙热心地打起了招呼。

“来碗臊子面。”

说着,清霄隔空从龙行囊里取出了五文钱递给老板。

“仙姑,不用不用,您能赏脸来我这小摊,已经是我的福缘了。”

太华山平时不知救治了多少附近的百姓,这面摊老板感恩于此连连推辞。

“要的。”

清霄的话,简单,双眸透露着柔和与真诚。

面摊老板哑然失笑,感觉再推辞就是自己的不是了,收钱口中道谢后便开始捞面。

净虚跟着清霄在一边的桌子坐定没一会,那老板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放到了桌上。

“吃吧。”

清霄将面端到净虚的面前,柔声道。

“多谢师叔祖。”

净虚拿起了筷子,啜了一口面汤,这热腾臊子面汤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觉。

净虚原本也是关中人,对臊子面并不陌生,小时逢年过节,最让自己期待的,莫过于吃上一碗自己母亲亲自做的臊子面。

那面汤的味道,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只是现在,再也吃不到了。

联想至此,加上之前的梦境重映,净虚不由觉得鼻子一算,被面汤呛的不停咳嗽,连忙侧过身。

“别急,吃慢点。”

清霄淡淡地笑着,帮净虚拍着背。

‘别急,吃慢点。’

记忆里的声音。

净虚回过身,仿佛看见了母亲的面容与此刻的清霄重叠在一起。

都是,那么的温柔。

“让师叔祖见笑了。”

净虚调整好心绪,低头吃面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他知道,清霄怎么会看不出来,而今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料想是不想让自己觉得难堪。

自己,还是太感性,太容易被触动情绪啊。

“净虚,不管自己身上曾发生过与做过什么,都不要刻意去回避,因为我们所求之道,不仅包含对现在与将来的憧憬,还有对过去所有的包容,上善若水,浊与清,并非恒定的法则。”

当净虚吃完后,清霄很认真的对净虚说出了这句话,并未要他的回答。。

她笑着起身,净虚也连忙整理好心绪跟着,走了好一段路,他们才来到城东的一个小院落。

外面看进去,院落里铺着青石板,十几张案几在那整体排放着,应是个私塾。

院外门楣上书‘皓雪听梅’。

清霄看了下巷头巷尾,确认地址有没有错,在来回看了两遍后,才上前在半人高的外门上敲了三下。

“谁呀?”

院内正屋的门缓缓打开,随之传出的,是男子的询问声。

净虚看向正屋之余,偷偷地看了眼清霄,发现清霄平时总是平静柔和的目光中,居然泛起了丝涟漪。

而那开门的中年男子,更是见到清霄后,直直地僵在了那里。

“师…师尊……”

他满目的难以置信:“您…您怎么来…..”

话未及半,难言的阵痛刺激着他的脑海,好像有什么事要在他脑海跟记忆中重组似的,脑海有有好什么东西在告诉他,为什么会这样,现在该怎样。

这阵痛,让他难受的直咬牙。

直到好一会,他才在门外清霄关切的目光中,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连忙来到来到院落打开了门,随后猛然跪倒在清霄的面前,低声道:“不孝徒儿,拜见师尊。”

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在净虚的想象中,别人口中修为不弱的逸言师叔,应当如自己师尊一样,看着只是二十出头的俊郎青年。

而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却是个白发交杂的中年面孔,憔悴,没有什么血色,像是平时受到了什么折磨似的,完全无法看出这曾经是御剑一门逸字辈的前辈。

逸言师叔啊,你,究竟是怎么了……
平生一顾 至此一生

TOP

回复 5# Enternal长安



EMMMMM,好吧,感觉内容比之前构建的多了些,章二还没到之前的情节。
敬请期待: 章三:情不可书
平生一顾 至此一生

TOP

原来清霄还没有列传呀
先顶为敬
and这张清霄的人物绘真的好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