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对古3的一点想法,剧透预警,剧透预警,剧透预警

本文不对除了剧情以外的其他东西进行讨论,但如果非要说的话……除了千秋牌还是都非常满意的……

剧情一直都是古剑系列的一大**点,甚至私认为,古剑必产出色的反派。当然我这么说并非想批评本作反派及其匮乏的人格魅力,只是想突出一点,剧情是古剑的买点。然而现在已经通关,通关后最直观额想法就是……设定华丽但结果苍白……剧情和情感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后期的走势也趋于平淡。
本作的主题是好的,传承是一个非常不错而又能够突出自身的一个议题,但是传承自身也是一个宽泛而缺乏“进攻性”的议题,这种“进攻性”指的是对玩家思路的一种进攻,迫于我们思考,说白了就是矛盾点。类似题材的主题中我们可以以《苍之涛》为例,《苍》本身的一个民族大义是一个非常富于争端的议题,大义与私情,大义与统一,这些问题迫于我们去思考,而又无法迅速得出结论,从而使我们感到角色们的难处,体会他们的悲伤、喜悦、绝望。
如果非要从本作的剧情中**一个会引起我们思考的议题——我觉得我可能有些地方没有注意到或者看懂,我会在二周目中继续揣测——的话,似乎可以是“自身的传承与外部的帮助”,拒绝来自仙神的帮助,而靠自己的力量发展起来,而这种力量便是传承。但是本作剧情中所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传承这一主题的渲染并不充足,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主线过程中。
家园的研发还有各地风物其实是非常不错的点,让我们直观的看到这数千年传承的结果,那些菜多好吃啊。但是传承的本身应该是传承的动态过程,而不是结果,如果要直接看结果,那就需要有足够的东西能让我们感受到——我们的祖先们传下来了太多太多的美好物什,我们不能放弃他们。但是剧情明显没有做到这一点。

说到传承是一个动态过程这一点,我想来提提主线**现的三个主要的故事:
1.越三郎和梦之的故事简单而言就是孝与爱的选择,梦之的选择是百善孝为先的体现么?最后的结果呢?我们都知道这一切的背后是因为夜长庚,但是夜长庚这么做的意义呢?
2.铸剑师用活人铸剑,迷糊的时候把自己最喜欢的徒弟推进了炉子,这又是为了什么?
3.魏先生和她的老师,不愿老师逝去。
本作的剧情和时长终究不适合用于体现人生百态,那么最佳的框架是支线为主线思维服务,这一点在《仙四》中的体现尤其深刻,3个主要的支线故事对寻仙做出了非常深刻的探讨。
在篇幅不足的情况下,如果非要体验人生百态,可以用草蛇灰线的手法,玩家所能最直观接触的信息最好还是集中在对主题的强化上,也是因为这一点,魏老师和她的老师的故事这一设计非常的成功,学生不愿意老师逝去,但是老师知道命有限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传承。

小樱子在故事中对姬轩辕说过,灵火铳的出现是数千年研究的结果。这种愚公移山式的传承是在其他力量强大而又寿数长久的种族中是看不到的,这也是剧情中本可使用优秀讨论点,但是剧情却并没有相关方向的延申。
反观北洛,其实北洛的身份作为主角是一个不太恰当的选择。虽然说北洛的前世是缙云,且不说缙云借助了辟邪的力量,北洛本身就是辟邪。无论北洛前世是否人族,他这一世是妖族,他有自己的圈子,正如姬轩辕拜托北洛与小樱子帮他看看这大好河山的发展,北洛以自己还有天鹿城一大烂摊子要处理为由拒绝,北洛终究不是缙云,北洛知道缙云的事,但是缙云不知道北洛的。
而最终的大战以北洛,一个妖族,战胜了巫炤,一个被背叛而渴望毁掉一切的人族(其实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从他与嫘祖的对话中似乎可以将其归为,不理解传承的人),而结束,一个妖族拯救了世界,而人族在这个故事中呢?我们不能无视掉各个修仙门派、政府、民间组织的努力,但是他们更多时候却给人一种徒劳的感觉。而且我们还不能无视一百多年前栖霞人过分狩猎触怒山灵,狩猎的对象还包括北洛这一件事。
如此下来,人族有勇有谋但在紧要关头仍然族借助了他的力量来解决问题,传承的意义又在那里?当然我这里并非提倡唯力量主义,传承的本身更多提供给我们的也并非解决这种问题的能力。但是这种设定对剧情主题的伤害是不争的。北洛的老师是人,他要北洛不争,但是从剧情的发展我们也可以逐渐发现北洛对现实的妥协,使用自己作为辟邪的妖力,中后期老师持续掉线,也明显不适合突出传承这一点。

但是我们再来看看小樱子的剧情,我逐渐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本作的主角是小樱子……仔细思考小樱子在剧情中的成长,这种发展简直让人激动,这也对传承这一主题有强烈的boost!
博物学会本身就是一个研究性的组织,其对传承意义的体现不容置喙,小樱子的剧情,有高潮,鄢陵部分,有深入,姬轩辕出现。如果整个游戏以小樱子为主视角,将北洛线以草蛇灰线的形式体现,满足我们的求知欲,这样也不至于让我们对天鹿城天团有如此深的感情,结果他们却以跑龙套的方式出现而又离去,缺乏足够的刻这一件事情耿耿于怀。以小樱子为主角,最后小樱子一生的幻灯片为最终的升华,想想就是神作啊……

为什么不拿小樱子做主角呢?明明这么优秀的主角,只需要稍微处理一下叙事的框架,这个故事就很完美了。我开始思考古2的最后一个DLC,我记得当时那个DLC是为了做古3做铺垫的,让制作人试手。我们不难发现那个DLC中初七和北洛技能的类似……这么一思考下来,不忍让人对烛龙的资源有所担忧。
这种担忧还体现在对游戏的配乐和设定上,配乐大量延用古剑2和古网,而这对剧情表现是致命的……古2我玩了不下6遍,跳戏,串戏,是最容易在古3过程中遇到情况……这一点让我非常无奈……一旦发生对剧情所表现的感情就难易产生共鸣,我在古2中听到一个配乐心情沉重,并不代表我会对出现在古3中的同一配乐产生同样的感情,这种配乐往往是跟某个角色早已绑定起来的,用在其他地方会让人感觉非常差异……和缺钱。此外设定,大量复杂生僻而又用处却没想象中这么大的设定,这主要集中在梦域这一块,这给人给人一种取钱的感觉……

这种缺钱感……再结合最近古网的发布……古3前期的宣传力度…………我感到非常的担忧……古剑终究是单机出生,切勿坏了烛龙的招牌……虽然我们都希望烛龙对游戏性的把握越来越好,但是引起粉丝们想都不想就买买买的源泉却是古剑冠名,必属精品的招牌啊…………古剑同等价位,甚至低价位的游戏,不乏游戏性出众的存在,希望烛龙在探索的过程中不要忽略那些最让玩家无法舍弃的东西啊……

最后再提一下,游戏里面其实有很多过场,甚至最后一章的很多剧情缺乏体现,比如去庐山,明显的给了我一种未完成的感觉……如果以后还要出DLC,或者就干脆学FF15,改流程,补剧情…………
古剑3终归是正传序列,老粉心疼……
昨天通关后的最大感觉就是,明明想说什么,但是它政治正确我又说不了什么……结果现在还说了这么多……

补充一点,还是突然想到的……如果以小樱子为主视角,那就没有最终boss战,因为小樱子根本就没参加,这时候最终战相当于就是姬轩辕和小樱子破阵,姬轩辕代表了传承的源头,小樱子代表了传承的尽头(当时的尽头),双方齐心协力进一步突出传承主题。
而且这种情况下,没有最终boss战的反传统设定,突显文化技艺的重要性,想想就让人激动啊!最关键这种反传统设定是非常非常少见的啊……欸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