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感评] 古剑奇谭二65小时通关感想以及人物浅评

本帖最后由 枫月夜雪 于 2013-9-2 06:04 编辑


从8月18日激活古二,至今一共65个小时,终于通关。
这次主角群里居然没有死人,不得不说,让我既觉惊讶,又颇觉欣慰。
以下是零零碎碎的感想与吐糟。

战斗方面,即时制战斗是一大惊喜,虽然也有不少缺点,比如快捷键太少啊位置不太方便,AI有时候只会无脑冲向敌人,物品栏4个不够用……但是,操作起来还是比回合制舒服多了。
而且手残党如果想省事的话,可以全部交给AI去打架,完全不用玩家操作。
技能的话,个人觉得技能太多有些技能根本没空去仔细研究,尤其技能快捷栏只有6个位置,所以无异跟闻人我还是用最基础的几个攻击技能,然后夷则是水生骨跟寒霜落,然后阿阮就交给AI去了(虽然我每次没血了都是自己嗑药,等不及阿阮给我补血了)。

辅助系统还算有趣吧,武器升级跟灵石镶嵌都是换汤不换药的系统,侠义榜也依旧是刷材料刷金子。家园系统比起古一倒是好了很多,起码我在买家具布置房子花费了不少时间。自定义的菜谱也颇为有趣——不过如果真的可以完全自定义就好了,做出全部菜后感觉品类还是不够多。
捕捉宠物……我明白烛龙设计了那么多捕捉限制是想增加趣味性,但是有时候真的很想说……别折腾玩家了好不……捕捉宠物这么麻烦我还是算了吧。

倒是迷宫里的几个小游戏,令人颇为耳目一新,让我感叹之:啊这次的迷宫总算不是纯粹跑路看风景了。
不过,沙漠长城飞行那里卡了我六七次才勉强通过……听说有人卡了三个多小时……我觉得烛龙应该设置10次过不去以后可以跳过小游戏(得不到成就),方便玩家能够继续玩下去。
然后无厌伽蓝大蛇那里我也卡了很久,折腾了20分钟才过去。
捐毒地宫的机关,没提示前真是一头雾水(我明明开了新手提示的!),有人给出攻略后才明白是怎么通过的。
之后百草谷的避开敌人不难,从极之渊的小游戏也一次通过。

挖宝系统也算是个亮点吧,但是,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比较烦,因为不知道宝物在哪里,怕错过了,还必须回头去转一圈,确认没有宝物。如果藏宝图可以直接告诉我宝物的位置就方便多了。

画面方面,主角的建模我觉得很细致,没觉得比一代差,场景也十分优美,但是人物动作依旧掩不住僵硬感……尤其在几次本来是可以激动人心的大战剧情里……我会因为那僵硬的动作而感到出戏。
比如每次BOSS战时,对方拔出兵器来,还等着无异他们商量好了打法才出手,真的太太君子了。
比如谢衣之死那里,无异等谢衣说完了一切做完了一切才试图冲上前去挽留谢衣。我看了真的很想吐糟一句:你可以不等他说完就扑上去的!
当然这是所有RPG的通病,所以虽然很想吐糟但也不是不能忍受的。

不过不得不说,这次的主线剧情,比起古一来,节奏依旧没有把握好。
其实序章跟第一章的节奏还好,但是后面就越发感觉到节奏太拖沓太亢长。
古一是在铁柱观以前比较拖沓,铁柱观以后的剧情就开始紧凑也引人入胜了,古二的剧情……几乎是从一开始到结尾,都让我只做了一个看戏的旁观者。
有些剧情真的很松散,让人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比如前期刚抵达江陵,无异去逛海市,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你们不是要来找谢衣的吗?不去打听消息反而去海市逛街,这样也行?无异你可以当做出来游山玩水,找不到谢衣没有太大关系,但是闻人你不是很心急的要去找谢衣吗?

剧情长并不是缺点,但是静水湖长达三个小时的纯剧情对白未免让人觉得……我到底是在玩游戏还是在看电|影?
古二大概是第一款我玩的RPG游戏里,我竟然希望迷宫可以长一点,怪物可以多一点,然后再去看长长的剧情。
所以我一向不喜欢反复刷怪,这次竟然会不时的去刷侠义榜,为了升级武器的材料跟钱。

这次整体来说,古二的主线剧情比较平淡,后期尤其让人早早就猜到了结局是怎么样的,实在缺少惊喜。甚至到了结局去流月城,我都不敢相信就这么结局了。
或者可以说,古二的主线其实是在流月城跟沈夜那里,导致无异他们的作用显得只像是一群旁观者。
没有乐无异,也可以有喜无异;没有闻人羽,也可以有其他的百草谷弟子(比如秦炀)。

主角群并不具有唯一性、特殊性,而且一直推动主线的是沈夜,无异他们根本只是按照沈夜的步骤一一来完成,一直到最后沈夜之死、流月城彻底毁灭也是沈夜早已算计好的。
这才是为什么让人感觉古二是在看电|影,而不是在玩游戏。因为无异他们几乎没什么作为。
而玩家,是以无异他们的视角进行的,所以古二严重的缺少代入感。让人感觉主线松散不明朗,节奏拖沓,有时候甚至不明白无异他们下一步要去做什么,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我来说,在古二长达30-40小时的剧情里,没有多少高潮部分,惊喜的次数实在太少,显得有些平淡乏味。因为很多剧情都事先猜到了,看到对话确认的那一刻,心中只觉得“啊,果然如此”。
第一次我觉得剧情不再令人昏昏欲睡、有点小高潮了,是在捐毒地宫里,无异得知自己的身世。无异不是乐父亲生,而是捐毒大将之子……这一个逆转真让我吃惊了,因为之前并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而狼王跟无异的对话,让我隐约猜想无异的生母可能是捐毒人(或许正是狼王的姑姑或堂姐),但是没想到无异根本就是捐毒人。
而且无异与狼王的战斗也很帅气,第一次看到无异一个人对付敌人并且以计赢过对方,总算跳脱了蠢白傻小子的典型RPG男主模式。
但是很可惜,自此以后,无异的身世几乎没发挥到什么作用,就是多了个一个哥哥而已。结局之后再回头看,我甚至觉得无异这个身世的剧情,就算全部砍掉了也没有什么影响。

第二次的小高潮应该是沈夜居然是谢衣的师父,以及谢衣之死,这里处理的还算好,应该算是全剧情中为数不多的精彩亮点之一。
后来初七的出现本来也算是高潮,但我早就猜中了初七是真正的谢衣,导致看到沈夜揭露真相后,完全没有惊喜的感觉。
初七之死,也在意料之中,因为那么骄傲的谢衣,应该不愿意成为初七这样的活傀儡,必然以死亡作为终点。

最后,结局沈夜的所有行为我觉得是全剧最精彩的部分。也至此我才真正喜欢上沈夜,也总算觉得古二还是有让人回味的剧情了。
无论是他以牺牲所有成就族民日后的无忧生活,还是他下令让自己死后背负全部骂名,还是他为了除掉心魔、亲手杀了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还有之前他牺牲了沧溟封印心魔……无一不让人觉得震撼而惊艳。

结局成就了沈夜与谢衣,却让人愈发觉得:那么无异他们呢?难道无异他们不才是主角吗?
但是这次的主线明显是流月城,而偏偏主角群里的四个人,与流月城的牵扯都实在太过牵强了。

无异勉强算是谢衣的弟子,沈夜杀了偃甲谢衣,但是谢衣其实也是流月城的人,谢衣虽然反对沈夜的做法却从来没有想过跟沈夜为敌,谢衣也一直想要保护族人,为族人寻求安稳生存之法。
谢衣与无异的师徒之情,我觉得刻画得并不够深。谢衣之死是颇为感人,形象也在此升华,但是无异对谢衣的感情居然那么深,真让我始料未及,因为在游戏里,谢衣与无异其实才见面没几次(而且还是偃甲谢衣,还不是真正的谢衣),真没感到会有这么深的情谊。
所以看到初七后,无异会那么不忍心下手,不敢置信地质问对方,也让我觉得没有感动只有囧的心情。
而且编剧可不可以不要让无异每次都大喊着问对方“为什么”,显得很傻很天真,很有热血日漫的感觉,扶额。而且无异啊,你明明知道对方是敌人,难道所有为非作歹的恶徒都必须有个理由?要是对方来一句“我就是想杀人,谁管你”,你要怎么做?
明明我觉得无异并不笨,他面对狼王的时候,也会暗暗设计运用偃甲以及狼王的轻敌之心,巧妙地击败狼王。
但是战斗前的这种对话……太多了,真的看得有点厌烦。
不过纵然如此,我还是喜欢无异这样的“圣父”观念。
即使到了结局,他也不认为杀人是件好事,无论目的是不是正义的,跟闻人一样。

至于编剧一直意欲表现出来的的杀父之仇……说实话,无异生父之死,与其说是流月城责任大,还不如说是中原皇帝跟乐将军的责任更大。
没有流月城投下的矩木枝,无异生父作为大将也会死在沙场上的。何况无异生父是被他们的王下令要去死的,而且是自杀,实在很难怪到沈夜头上去。
所以估计编剧最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让无异多提杀父之仇了。

夷则就更是跟流月城毫无关系了,我纯粹感觉他只是想帮无异而已。而这恰恰又与夷则的身世无法融合在一起,夷则身世相关的个人剧情感觉完全可以变成支线或者DLC,也不会对流月城有任何影响。
阿阮也差不多,无异明确的说过了好几次要为谢衣报仇,但阿阮什么都没说,让我感觉她跟谢衣的感情也很淡,只是一直跟着夷则或者还有无异他们行动而已。
本来我还猜测阿阮是昭明剑灵,或者与矩木有关,结果后来阿阮的身份在神女墓水落石出……我觉得……有点对不起我的期待,也愈发显得跟流月城无甚牵扯。

可以说,只有闻人,因为师父被流月城所害,她要去报复沈夜跟流月城,才勉强说得通。
至于其他三个,我还真看不出来,为什么非要跟沈夜敌对的理由。
无异本来是为了谢衣跟捐毒人,但谢衣跟沈夜本来就关系复杂,他自己都未必愿意无异去为他报复沈夜,尤其初七(真正的谢衣)最后都说了这一次他不会再背叛沈夜。捐毒人我觉得更大的原因是在朝廷,不因为断魂草而死,捐毒也会被朝廷派兵搞得国破家亡。
倒是朗德寨很无辜,被沈夜他们害的那么惨,沈夜确实应该遭到报应。
话说,无异他们最后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心魔吗?他们好像一直认为所有坏事是沈夜干的。

古二这次的主题是“问道”,不过很可惜,这个主题在沈夜与谢衣身上很是明显,但是在无异他们的身上却不甚明晰。一直到最后,我也不是很明白,无异的“道”是什么,闻人、夷则的“道”又是什么。
或许“问道”的意思,不过只是追求一个设定的目标,也就是理想。
无异的理想,是成为像谢衣那样惊世震俗的大偃师;闻人的理想是作为天罡练好武艺,保护平民百姓;夷则的理想,应该是争夺皇位,向父兄报复,夺走他们最在乎的东西;阿阮的理想……或许仅仅是怎样减轻灵力的流散,从而让自己可以活得长久一些。
这些理想,都是很平常的愿望。
但是说实话,问道也不必是惊人之举,不必是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大道理。
因为生命可贵,人只能为自己负责。
越是简单的“道”,或许越是不容易做到。
平平淡淡,焉知不是福?
所以无异他们能够平平安安活到最后,而沈夜与谢衣,却注定要一世凋零。

不过,不得不说,这次人物刻画最出彩,给人印象最深的,不是无异,而是沈夜。
即使我从一开始就是无异粉,但是,沈夜在结局的表现太过精彩,彻底扭转了我对他的印象。

沈夜
最开始沈夜出场,让人觉得这个BOSS怎么只会杀杀杀,自己的手下办事不利也要杀,下界的人更是不用说了。
当然后来所有碎片都拼起来了,才对沈夜的形象有了更深的了解。

沈夜,他的愿望很简单也很坚定,只是要让流月城人能够安稳地活下去,寻找一个合适的生存之地。
因为他是大祭司,身在其位,享受了众人的崇拜,所以他也必须背负起保护族民的使命。
但是为了最终的目标,这条路并不好走,太过血腥黑暗也太过漫长,所以沈夜最后倾尽所有,妹妹、爱人、知己、下属,全部都失去了,总算达成了目标,自己却必须走向早已选定的毁灭的结局。
这也是我觉得古二结局最精彩的一点——沈夜如果不选择去死,也无法成就他这个人物。

虽然,我是喜欢沈夜这个人,但是,我并不想要洗白他。
他作为BOSS,手段残忍,冷酷无情,以至于结局毫无犹豫地选择自我毁灭——这样一步接一步的剧情,才丰满了这个人物的形象。
沈夜牺牲下界人的观念,我可以理解,却不能赞同。流月城从上古至今就在天上,就如瞳自己所说,他们把下界人当作畜生禽兽一般,毫无感情,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但是既然如此,那么流月城的人想要活命才牺牲下界人,下界人也想要活命才抵抗流月城,那么无论是流月城还是下界人赢了,其实,都是可以预见的,不是吗?
这其实,无分对错,只分立场。

无异反驳不了沈夜,因为他始终不认为杀人是对的——无论这些人与他是不是一个国家一个种族。
或许,也有之前的捐毒人的牺牲灭亡,可以换来中原人更加富裕的生活——在长安等城镇里,乐父一直是被民间无数NPC赞扬的英雄人物。但是,对捐毒人来说,乐父只是一个害得他们国破家亡的敌国将军。
很多事情,从不同的立场去看——或许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我想,或许这才是古二编剧想表达出来的东西吧。

沈夜跟流月城的剧情,早在第二章就登场了,一直到结局,无异他们真正打上流月城——剧情分成明线跟暗线两条线,刻画出两个不同立场的人物,如果成功了自然非常精彩,但我觉得古二的剧情方面还是略有不足。

而且,我觉得有关流月城族民的疾患磨难,剧情中还刻画得不够深,只是冷冰|冰的旁白几句话以及谢衣口中的几句惋叹——所以看上去无异他们的立场更加显得“正义”一些(譬如朗德寨让主角以及玩家亲身看到流月城所害的无辜民众),也让沈夜显得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心性嗜血好杀,纯粹的无情无义。

对于流月城众人来说:你既然杀了人,就知道终有一天也会被其他人所杀——这就是天道循环。

不过沈夜内心深处,应该是清楚地知道这个道理的。所以他即使一意孤行,满手血腥,最后却也选择与流月城一起走向灭亡。
但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族民以后会摆脱流月城的疾患,在下界安稳无忧的生活着,他的心愿已了,死已无憾。

他利用心魔,却始终不曾真正屈从于心魔。
沈夜其实是个有点矛盾的人——他可以为了自己的族民,牺牲下界无辜的百姓,却也从一开始便暗中筹谋封印住心魔,甚至不惜牺牲了沧溟城主——心魔被封,下界黎民不会再被祸害,即使沈夜的本意,可能只是为了自家族人。

其实在结局中,无异他们无心帮了心魔的忙,让心魔从封印出来,我事后回想,并不是不能理解无异这样的“鲁莽举动”。
他们不认识心魔,但沈夜才是真正在他们面前杀了偃甲谢衣,又害得朗德寨一干居民的幕后黑手。
对于无异他们来说,沈夜更加像是罪魁祸首。

而沈夜,我觉得最精彩最夺目的一个情节,是他不惜自己下令,说这一切都是他矫沧溟城主之命,与心魔合作,用矩木枝害下界黎民等等,所以活该去死。这样一个人背负起千古骂名,也让他牺牲一切要保护的族民对他憎恨厌恶。
当时看到这里,我都几乎要拍案叫绝了。

所以到了最后,沈夜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也因为沧溟、沈曦都是为他所杀,谢衣(初七)为他而死,华月、瞳也选择与流月城一同殉葬。
而百年过后,流月城的后代子民不会理解他的行动与理想,只会认为他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
这样的结局,可配得上沈夜的所作所为?

不过沈夜也不需要同情与可怜,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他一直无比的清醒,也清醒地看着自己逐渐走向毁灭。
永夜初晗——沈夜只能永远留在永夜之中,但他最终却可以让他的族民走向初晗——
这,就是他一生所追求的使命。

夏夷则
打通游戏后,不得不说,主角群里,让我印象改变最大的,其实是夷则。看到夷则会成为一个争议人物,其实不算意外。
在没通关前,我一直是无异粉,对闻人也略有好感,通关之后,对他们的印象没有更改。
但是对夷则,通关前,我对他的看法比较复杂,因为之前有一些不确切的剧透,导致我一直很担心夷则会是我最不喜欢的言情男主型人物:眼里只有阿阮一个人,而没有其他小伙伴,纯粹的以爱为生。

从三观来说,夏夷则大概是没什么黑点。
他自小就厌恶他爹,大概是因为他爹是皇帝,所以不可能有寻常百姓家的亲情。
他母亲留给他的书信里提到过,曾经在他小时候失过宠,导致他被迫跟母亲分开住。
而且他六岁就去太华山修行,跟他爹一年估计见不到几面,父子亲情淡了点也比较正常。
他做了十几年的人,身为皇子身份尊贵,也有继承大统的希望,有朝一日突然成了半妖的身份,父兄反目(虽然我觉得他那两个哥哥估计从小就没对他好过),所以那时他仓惶离京,觉得天下之大却无他容身之地。
他对他母亲,估计也有一些怨意的,毕竟他母亲欺骗了他跟他爹两个人,所以他才会暂时对他母亲不管不顾,一个人独自在外游荡,不想回去长安。只是后来知道他母亲被他连累,被送去慈恩寺软禁起来,他毕竟还是放不下,才回去探望他母亲。
然而在慈恩寺里,他才知道,他爹已经杀了他母亲,放出这个消息不过是为引他回去。因此明知他爹也是受害者,他会恨他爹也挺让人理解的。毕竟死者为大,古二的主线一直在说生命最为可贵,因为无法复制、无法重来,所以他母亲的死让他会把一切仇恨转给他的父兄。
夷则的心性一直并不缺少阴暗的一面,从最初在玄妙观他便要动手杀灵虚之中,已可见端倪。
所以他的这些选择,让人不是不可以理解。

夷则对于母亲淑妃、师父清和,一直都怀有真挚的感情。即使淑妃隐瞒他多年真相,即使清和也动过将他永远留在太华山的念头……但是他们对夷则都是真心相待。
就如人物介绍里所说,夷则对于真心亲近之人,确实是十分宽容的。
而后来在太华山,我才知道,清和一开始对于夷则这个弟子,其实也是不怎么喜欢的,因为夷则是半妖的身份。不过后来相处已久,因为夷则自小聪慧勤奋好学,就自然滋生了感情。

从其他方面来说,夷则这个人,本来或许可以很精彩,但是直到游戏结局,我依然觉得他没有太多精彩之处。
到了最后,印象最深的,除了他的身世,只有他跟阿阮的谈恋爱场面。

而且我对于夷则为什么一直跟着无异他们,一直有点莫名。
从主线来看,夷则对无异,夷则对闻人,实在是没什么深挚友情的感觉。
无异为了谢衣,闻人为了师父,心心念念要去流月城探寻真相,还算合理。
但夷则呢?他不是要去争夺皇位、报复父兄的吗?他难道不知道时机宝贵,错失了机会,很可能就会争储失败,从此万劫不复?
可惜为了阿阮这个理由也说不通,因为阿阮自己都说了,她是跟着他们三个人行动的。

当然,如果夷则的理想是消灭世间一切恶势力、铲除世间一切不平之事,那我也没话说了。
但是夷则个人剧情中,一直不断地说,他觉得自己不是好人,生怕自己堕落。又几次对阿阮说,如果有一天他改变了,阿阮会怎么样对待他。当然每次阿阮都说不会放弃他。
所以夷则对阿阮……我觉得有一种很深的依恋之情,倒不局限于男女之情。毕竟夷则他自认为所拥有的太少,大概除了清和淑妃,只有阿阮了。
(反而无异从一开始就把夷则当作朋友,坚定地说要保护闻人和夷则。夷则这方面,我觉得……勉强算是同伴吧,毕竟他们俩互动剧情太少。)

夷则的皇子身世虽然与流月城这个主线格格不入,但是依然可以成为比较精彩的一段情节。
很可惜,直到最后,夷则也没有回去争夺皇位、报复他的父兄——就如他一直心心念念不忘此事。
我还记得在慈恩寺露面的神秘少女从此毫无下文——而她看上去很有故事的样子。夷则的皇子剧情,难道又要在DLC中补完吗?


至于我最喜欢的无异,打算二周目后再慢慢细评。
虽然以上对古二吐糟颇多,但古二依旧是我近年来玩过的最出色的国产RPG。
而且这次呢,真让我有点感觉,古二的剧情已经不是一切了。即使剧情上略有不足之处,我还是对各种辅助系统有点兴趣的,也有兴趣二周目的。
一周目因为怕被剧透,选择了快速通关,新手难度+修改金钱+只玩主线+战斗除了BOSS全部交给AI,NPC全部忽略了,家园也没怎么去玩,然后迷宫更是没有找齐全部宝物。
所以现在二周目打算用普通难度,尝试一下真正的玩游戏,而不是为了看几个小时的剧情。


楼主,虽然有几个方面不赞同,但大部分同感啊。
话说我也是怕剧透,草草用简单难度匆匆通关。
接下来准备仔细的玩二周目。

TOP

本帖最后由 sakdhaskdhkj1 于 2013-9-2 08:24 编辑

什么是“在外游荡” 坐标出来是为了寻找通天之器 同时也在被追杀 还有坐标应该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他看过母亲落泪成珠 红珊也告诫他不要流泪 在被删剧情里 可以知道坐标小时候有多惨 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TOP

这里引用一直河豚鱼的文 夷则那个弑父的梦,这里ZL用了很概念的表现方法,夷则在梦中杀了父亲后,一步一个血脚印走向一个血池,在他接近血池的时候,阿阮出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很耐人寻味:
夷则:我很可怜,也很可笑……佛经有云,不孝父母者当坠额鼻地狱,而你将长留于光明之中。
阿阮:夷则,无论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夷则:如果可能,应是我随你去才好。
这个梦阿阮与夷则除了最后两句话以外,所有的对话都是在前面夷则得知母亲死后两人对话,这里ZL又给我们重现了一遍。回忆一下两人在夷则母亲死后的对话,夷则说:我不觉得悲伤,我只是觉得心中空无一物。真的如此么?我当时觉得,那时候夷则有冷静的一面,他克制住自己想要当场弑父的念头,长久以来的宫廷生活让他养成了:“无论遇到何等困难,先让自己活下来才是第一位的。”只有活下来,才有复仇的可能(再删除的对话里,夷则年幼遇到对自己不善的大皇子先绕道跑了)。但仇恨和悲伤真的可以压抑下去么?死的是自己亲生母亲!所以当时的夷则所说的话被很多人诟病,但我觉得这恰恰是他内心的悲愤已经无可压抑,自己的母亲被父亲杀死,这个巨大的悲痛让夷则这个一贯隐忍和冷静的人说话彻底逻辑错乱了。如果当时是闻人和51在,他们会怎样安慰夷则呢?按照他们的性格,会安慰:逝者已矣……
在4个小伙伴里,只有如同白纸一样的阿阮才直接会对夏夷则说:我觉得你真的很可怜。
“是的……我很可怜……也很可笑……”夏夷则终于说出了盘结在自己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世、血统最纠结的评语。此时的夏夷则,毫无疑问是被仇恨左右的。
但在弑父的梦里,夷则这后面两句话至关重要“而你,将长留光明之中,如果可能,应是我随你去才好。”
从这里来看,夷则内心深处有无法解开的仇恨和阴暗,但这个镜头对夷则的意义就如同51在谢衣死后,谢衣提灯那个镜头所代表的一样,阿阮在这个时候,也是夷则人生中的明灯,照亮他注定坎坷的前路,夏夷则可以正视自己的阴暗,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复仇之剑只会指向父亲和2个哥哥,是因为他有一颗向往光明的心。

TOP

但是阿阮注定无法成为夷则的救赎,父亲杀死母亲对于夷则来说是无法解开的死结,指望他放下仇恨根本不现实。
仇恨和执念是一把双刃剑,但同样也可以是动力,屠苏为什么在天墉城刻苦练剑?是因为他希望凭借手中的剑,为被屠杀的乌蒙灵谷的族人复仇。
手中有剑,方能维护自己珍惜之人
对于屠苏来说:有剑,才能保护自己。有剑,才能复仇。有剑,保护朋友。有剑,才能去阻止欧阳少恭。
夷则比屠苏的情况更为复杂,他需要一把比凶剑焚寂更为凶残险恶的武器——权利。
很多人说夷则夺权是为了自己,这没有错,夷则很多对话也表示,他很早就对储位有野心,但是作为一个在宫廷中长大的皇子,有野心并不稀奇——为了自己活命、为了母亲报仇、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为了不让天下落在2个混蛋哥哥手里。为什么我们做一件事情目的必须要单纯呢?我们上学读书是必须要实现祖国现代化么?是必须建设社会主义么?我们很多人辛苦读书是为了自己有一个好工作,将来可以好好的生活,不让父母操心等等等等……
夷则身有半妖血统,在当时人妖对峙的大环境下,在皇室中可算一桩天大丑闻,他若是看破红尘修仙皇室就会放过他么?不会,他的存在永远都是随时会爆发的定时炸弹。结合现实,想想戴安娜是怎么死的传闻就不难理解。况且他那两个哥哥登上皇位后会放过他么?会放过曾经收留过他的太华山么?会放过跟他曾经站在同一战线上的51和闻人么?不会。如果夷则徒手待毙,左右都是个死,同时还会牵连恩师和朋友,为什么他就不能去争一争活呢?
夷则为什么要去易骨,只有易骨后他才有资格去获得那柄既可保护自己和朋友,也可复仇的权利之剑。易骨,看字面上的意思就跟要遭受千刀万剐之刑,九死一生。可叹夷则知道易骨之术后,首先问的就是会不会对施术者清和产生影响……
很有趣的是易则在易骨之后清和于圣元帝的对话,很多人说圣元帝其实对夷则也不错啦。从这番对话里,隐隐看出皇帝对夷则已经有了杀心,但当他得知夷则易骨成功后身上没有一根妖骨后,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即和清和表示可以让夷则回来继承大统。从此他就是好父亲么?无论是被删去的对话还是游戏里现有的对话,独独没有一个父亲对肉体上经历了难以想象磨难的儿子的哪怕一丁点关心,他身体怎么样?康复的怎样?恢复的如何?没有。
在忘川屠苏询问母亲当年把自己做成凶剑容器可曾后悔?韩休宁回答她当年对儿子做了十分残忍之事,她是爱她的孩子的……但她并不后悔。
圣元帝比韩休宁更过分的是,他的儿子,只是他手中一枚棋子而已,**到自己就舍弃,对自己有用就收揽过来。
面对如此让人无语的父亲,夷则有什么理由不去复仇呢?他为什么要放下执念呢?

TOP

好多字啊~先顶再看!

TOP

以下是小碗盖浇的一段话
作为人来说他是古剑空前估计也会绝后的世俗中最显赫的身份,如果你要动用神魔二族那么没得比。
贵为皇子,而且还是没立储的情况下的皇子,而且母亲是圣元帝最宠爱的妃子。
所以——从小就注定要遭受诸般非议。
自古以来(直到雍正才彻底解决立储之争。)立嫡以长,他再贵为皇子也不过一个庶子,而且母亲身份还来路不明,麻烦诸位联想一下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即便红珊没有恃宠而骄,即便红珊没有干冯小怜,张丽华这档子事,哪怕她贤东汉明德马皇后,德比李唐长孙皇后。
她在宫闱之中,在朝堂之上,在闲言碎语中——妖女二字永远是她摆脱不了的嫌疑。无他出生莫名其妙,没有显赫家世,满朝文武谁会脑袋抽了帮她说话?
所以红珊会告诫夷则不能哭,一哭就麻烦了,夷则也见过红珊泣珠,他幼小的心灵就知道自己不同,是血脉上的不同。
如果不是清和发现他们母子二人的不同,让他远离尔虞我诈把夷则带走抚养长大,夷则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自私残酷,冷血无情,都有可能吧!但是剧情不容假设,夷则还是变成了现在这位,言出必践,正直谦和,善良坚韧的少年也有偏执的一面。
夷则很善良,前往纪山前,他察觉了被黑衣人跟踪,他才可以让阿羽和无异避开那群人。很简单,他不想让无辜的人卷入自己的危险之中。
他一直是这样考虑,甚至没有考虑到和沈夜流月城相比,他那储位之争危险系数真是小儿科吧?
夷则也很坚韧和克制,所以面对母亲被捕,自己被追杀的时候他会选择寻找通天之器,试图解决这一切,他没有放弃,也没逞匹夫之勇去自投罗网解救红珊。
他很少冲动,在捐毒面对强大的沈夜,他在最关键时刻动用法阵带着其他3人逃跑而不是留下来死斗;
她会在华月成魔前试图杀了她,只是让无异抢先了。
她会在告诉阿羽,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他对形势的判断很精准到位,但是毕竟只是一位少年,满腔的热血。
自然他会在捐毒破除封印企图与华月再战,
自然他会看到同族素商被残害的时候冲上去砍走那位猫妖,被矩木枝蛊惑其心智最能证明夷则那时候心中的愤懑。
按理说他和流月城没有什么前仇旧恨,但是他会陪着一行三人提着脑袋冒险,这边是最大的冲动吧?
夷则是个矛盾体,言灵偈是否真实有效,自从他遇到阿阮的时候就已经凑效,给他布下一个死局。
夷则深爱着阿阮,也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依赖的人,所以他才对阿阮说,以后万里河山都是我的,阿阮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作为一个言出必践的人,他自然知道其中意思。
在自己的生命和阿阮的生命之间,他选择的是阿阮。
所以他得到甘木之力第一个问题就是问温留甘木对阿阮是否有效。
所以再易骨之前,他会问清和,南熏,葛山君三人,是否有办法补救阿阮。
在易骨的前一夜,夷则把自己收藏的一切都给了阿阮,如果易骨失败,大概只是想让阿阮能够记住他。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面对生死抉择,一直一直把阿阮放在首位,不能不为之动容。
最后易骨出来那一个拥抱,令我无限动容,从心里祈愿他们能够修成正果,得以善终。
阿阮不需要万里河山,更不想要锦衣玉食,更不知道母仪天下是何物。
可是夷则放不下执念,也放不下对圣元帝的仇恨,更不愿意江山就如此堕入兄弟之手。
他要去争,要去夺。
阿阮不懂,阿阮不明白,她只要夷则陪在自己身边就好了,开开心心的每一天。
夷则或许懂,或许明白他和阿阮很难走到一起,所以才在桥上问阿阮,如果以后我变了,你还会这么对我么?阿阮说:夷则不会变的,一定一定不会。
夷则很欣慰,也很无奈。

TOP

我个人是很高兴看到这么一个有血有肉的入世之人 而不是让宅龙又塑造一个紫英

TOP

什么是“在外游荡” 坐标出来是为了寻找通天之器 同时也在被追杀 还有坐标应该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 ...
sakdhaskdhkj1 发表于 2013-9-2 08:13



你说了我才想起通天之器这个东西……后期剧情半点没提及了难怪我印象不深。
你能告诉我夷则寻找通天之器到底是干吗用的吗?我记得他说了要查探一段真相,是什么?

他知道自己在父兄跟一干大臣面前妖化了,却只顾得上自己逃出来,没有想过他母亲会因为他被牵连么?夷则这个皇子当得还算天真了,不过他自幼就在太华山修炼,也难怪。
他没找到通天之器后却没回去长安,接着跟谢衣他们去西域一趟,而不是马上回去看望母亲,不算在外游荡算什么?


TOP

什么是“在外游荡” 坐标出来是为了寻找通天之器 同时也在被追杀 还有坐标应该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 ...
sakdhaskdhkj1 发表于 2013-9-2 08:13



“在被删剧情里 可以知道坐标小时候有多惨 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既然剧情已经被删了……那么就做不得数吧?
从目前游戏中已有的剧情来看,我没觉得夷则童年过得有多惨,也不觉得他孤独一个人,因为在皇宫里,他母亲是最受宠爱的妃子,他也是最受宠爱的皇子,至于后来去太华山修行,同门师兄弟更是对他小心敬重(NPC里说开始不敢称呼他为逸尘,只称呼为三皇子),友爱和蔼,师父清和也是只有他一个弟子,虽然一开始对他有戒心但是后来对待他一直很好。


TOP

楼主的文笔挺好的,也看过楼主写的古剑一的感评。
我就纠正一个地方:
“很可惜,直到最后,夷则也没有回去争夺皇位、报复他的父兄”
事实是,结局的时候交待了XYZ最后投入到了皇位争夺之中。

TOP

本帖最后由 sakdhaskdhkj1 于 2013-9-3 03:28 编辑

回复 10# 枫月夜雪


    删了就不作数?这句暴露智硬无疑 剧情走向变了吗?被删语句多是让玩家对其了解更多罢了 呵呵 随你怎么说吧 大半夜的没心情写点什么了 这句请勿回复 鄙人愚钝 怕玷污了先生高见

TOP

回复  枫月夜雪


    删了就不作数?这句暴露智硬无疑 剧情走向变了吗?被删语句多是让玩家对其了解更多 ...
sakdhaskdhkj1 发表于 2013-9-3 03:05



删了设定还能作数?
比如古一,延枚最初设定还是个女人,还跟向天笑是夫妻,你觉得玩家里有几个人会认同这个被删掉的设定?

再说,被删掉的剧情对白要不是我纯粹好奇,有几个普通玩家会去在通关后去找被删对白来看的。
被删剧情里夏夷则确实从小过的不好,还有个皇后啥啥的,不过很可惜,游戏里就是没有。我也完全不能对夏夷则理解更多。


TOP

楼主的文笔挺好的,也看过楼主写的古剑一的感评。
我就纠正一个地方:
“很可惜,直到最后,夷则也没有回去 ...
卡默洛特 发表于 2013-9-2 12:46



呃,我指的其实是没有真正的剧情对白。结局以后的文字……感觉就是个“后记”了,有点对不起前期有暗卫的铺垫,还有淑妃的死,书信里还有神秘人说要支持夏夷则。


TOP

没立场的时候胜利就是正义
所以有句话叫做胜利终将赢得正义

TOP

回复 1# 枫月夜雪


    你还是想强行死老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