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感评] 欧阳少恭全解析:从太子长琴到欧阳少恭的痛苦蜕变

在开始这篇文前,首先要声明的就是作者本人并非是少恭的粉,对他所有的作为也完全不认同,但作为一个与少恭的经历有着小部分相似的人,虽然不赞同他的做法,但却理解他背后的目的。写这篇文既不是想为欧阳少恭辩白,也不是为谴责他而来,只是想客观,全面的分析一下他究竟是怎样一步步从温和无争的太子长琴转变成无所不为的欧阳少恭。

第一世:太子长琴



第二世:角越



第N世:蓬莱驸马



最后一世:欧阳少恭



[ 本帖最后由 狻猊龙子 于 2012-11-11 12:51 编辑 ]
2

评分人数

  • 指傷、弦斷

  • mycrack

第一世:太子长琴

太子长琴,是一个我们了解不太多,可又极其重要的线索人物,因为古剑的一切故事是由他起头。对于他,我们所知的实在不多,仅是一些模糊的残梦断片,寥寥数语,他是生活在悭臾与屠苏梦中的仙人,一段被埋没在时光洪流中的千古回忆。

长琴的性情,单从梦中来看,可以说是沉和似水,无争于世。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看书,弹弹琴——闲了就去洪崖境里阅书,累了就跑到榣山上找小水虺悭臾奏乐谈心。当时虽未成仙身,过的却是比神仙还要逍遥自在的日子。

各位看客不难发现,生活在这种近乎理想化的条件之中的长琴,他的接触面其实是很小的,除了天界众神与水虺悭臾,他就再没有可说话的人。就连长琴自己都承认,在山间鼓琴虽然愉快,但没有说话谈心的人也颇为无聊。

话虽如此,他却从没打算去外面的世界历游探险,交一两个朋友回来。就连悭臾都可算是巧合与他相遇:长琴不是抱着找人交友的目的跑来榣山的,他上榣山的目的很明确,找地方鼓琴怡性,没想到一条小水虺误打误撞的遇见了他,于是两人成为朋友。

长琴的个性内向,打从太古时代开始,他就把自己封闭在,或者说相对的封闭在一个怡人舒适的环境中,绝少与更外部的人与物接触。到了少恭这里,这脾气还是没变。在青玉坛丹室内,他对雷严说“自己只求一方天地”,说的确是真心话。无论是太子长琴,抑或欧阳少恭,都一直在致力于把自己放在一个相对舒适的环境中,鲜与人群打交道。

而长琴中的另一个特点,之后到了欧阳少恭这代仍旧没变的就是:顾情。

太子长琴是个念情的人,这点并不难看出。从他心心念念不忘与悭臾的应龙之约,到后来在不周山上惊见悭臾的愕然,再到投胎途中眷恋榣山不去的种种表现,他对“情”的顾念与牵挂实在有别于其余众仙。到最后,竟成为了一种心魔,一种过分的执念。这大概也就是商羊口中的“神仙有情,天下大乱”的缘由吧。


纵观长琴的一世,何其无辜。相比起共工,祝融,这些手握神力连伏羲都不敢轻待的神祇,他不过是一个微小而柔弱的仙人,一个天界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却因为自己的一技之长而得到重用,又因为自己对朋友的情谊而遭致了弥天大难。他有什么错呢?不过是遇见故友一时惊愕停下了手中的琴,结果一路悲剧到底,不仅被剥夺了仙人的头衔,还被刻上了一个永生永世都摆脱不了的孤寡命。最后只是故地重游一回,居然被人硬生生分离了魂魄铸剑,这实在是教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太子长琴再怎么听话,遇到铸剑灵这档事也绝对hold不住。

长琴的性子在他诸多的身份中算是最温驯的一个了,可能因为是第一世,还没敢有与命争上一争的念头,认了孤寡命就去投胎,连句抗议的话都没有。结果命运居然如此待他,连魂魄都孤寡掉了一半。你让他能怎么样呢?就此认了自己悲催的结局?消散在世间?还是先找个人附身渡魂,日后再想办法?

天地之中,畜生尚且苟且偷生,神又怎会不顾念自己的性命,毫无求生之念?于是长琴被迫,不得不附生那个分离了自己的魂魄的铸剑师角离未生之子的命魂上,以求残喘。冥冥之中,这便是轮回报应,角离分离了太子长琴的魂魄,注定其子之肉身要为长琴所据。





[ 本帖最后由 狻猊龙子 于 2012-8-18 23:39 编辑 ]

TOP

第二世:角越

角越的命运也简单也很短暂,作为太子长琴渡魂后的第一世,他保留了相当大一部分属于长琴的温和与善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即便是在经历了魂魄分离之剧痛,以及渡魂长时间的折磨后,面对着唾手可得的邪剑焚寂,面对日日夜夜晃动在自己眼前的仇人角离,他什么也没干,只是每日对着焚寂而叹息——估计是想拿回自己的命魂。

结果焚寂还被女娲封印了,这下回魂无望,自己又永世入不了轮回,只能面对着消亡的命运,于是角越便在绝望之中投炉自尽了。

角越投炉是个很微妙的细节,就作者本人推断,依旧是太子长琴的认命论在起作用。他既拿不回魂魄,又无法投胎,已然走投无路——就当时的长琴而言,渡魂还没有成为他想要存活下去的手段,甚至不是他脑中的选项。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要靠这种杀人不沾血的方法存活。当时的长琴更愿意借由正常的渠道,即投胎做一个完整真正的人。既然他无法进入这个渠道,那么就认命吧:命魂已失,余下的苟延残喘也没意思。于是他在绝望中认命,投炉自尽,却再度以魂魄之态飘荡于世。

估计长琴当时真觉得自己若是死了,魂魄可能也就如此散了罢了。没想到人是死了,魂魄却没事。对于一个已经两度历经生死的人而言,还有什么能比这种经历更使他产生对生存的渴念,渴望好好的活下去,幸福的活下去。让之前所有使他遭受这样可怕命运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是怎样冲破命运,怎样无恙的生活在世间的。

我不敢说角越是太子长琴诸世中唯一一个经历过死亡的,但绝对是唯一一个自己选择死亡的。因为之后他只会珍惜这一次次让他存活于世的机会,再不会自伤其身。

[ 本帖最后由 狻猊龙子 于 2012-10-29 19:30 编辑 ]

TOP

第N世 蓬莱驸马

这一世的长琴无论姓名还是生平都无从考证,因为他此一世婚娶蓬莱公主巽芳,所以只好以“驸马”冠之了。

关于这位蓬莱驸马童靴,剧情动画上只有雷云之海短短的一段,而后尽管有巽芳的口述说明,但可供我们挖掘的还是不多。不过从巽芳的描述,以及结合少恭自己后来对曾经过往的只言片语来看,当时的太子长琴明显是遭受了旁人大批量的薄待,按他自己的话讲就是“被人当做怪物般惧怕鄙夷”,以至于性情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再不复见昔日的沉和与友好,变得神经质、孤僻、凶狠。现在的长琴已然不是角越那种终日嗟叹哀伤的状态了,而是经历了一系列强刺激,继而成为一个可以眼都不眨一下就让鲜血遍流的可怕人物。但此时的他还远没蜕变成为日后少恭那般巧布机心,杀人于无形的终极状态。

巽芳:……那个孩子把妖怪杀掉之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他有双困兽般的眼睛……看起来既凶狠……又空无……

巽芳:虽然……我也很怕他……怎么有人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让周遭血流遍地……

一个人能让人当场生出怕的感觉而不是后怕之感,已经减低了很多的危险系数。怕能防,而后怕则令人防不胜防,相比起少恭的防不胜防,这一世的长琴还算蜕变的很少,他此刻仍在人性的边缘挣扎、游走与徘徊。

一次次的渡魂,支撑他活下去的力量一部分是对于生的渴念,另一部分则是对上世亲人朋友的牵挂。他一次次以新的面目去寻找往世的亲人,却一次次被他们惧怕排斥,一次次的遭受到绝望的打击。他执着的想要在人间世寻找到永恒的温情,却永远遭遇到轮回般的背弃。

亲人的唾弃令他感到痛苦,而双手沾满他们的鲜血则更令他发狂。这仿佛是命运为他设置的一个牢笼,一个循环:被人唾弃,杀人,再被人唾弃,再杀人。他不知该如何挣脱这个困局,内心满满的被痛苦占据。不管那些人是不是他血脉上的亲属,但毕竟都是自小与他朝夕相伴,关心他,视他为亲人的人物:父母,妻子与儿女。对于念情的长琴而言,没有什么比这种血色循环更痛苦、更叫人发狂的事情了。他一方面痛恨那些人对自己的薄情,一方面又为他们死于自己手中的事实痛苦挣扎。太子长琴残留的人性使他在善恶之间饱受煎熬,他凶狠、迷惘又空虚,但至少此时的他仍还不会用一层平静温和的外衣来伪装自己,他可怕,却很真实,将自己的一切都示于人前,不加掩饰。

善良也是太子长琴世世代代都极力保留的东西,他本可以选择袖手旁观,冷眼看着巽芳死于兽爪之下,反正对于此时的他而言,世人早不值得自己抱有好感。可他没有,还是出手救了巽芳,而且也不图她感激自己,转身就走。他此举的目的有两个,一半是为了救巽芳,一半是借由杀戮来填补自己空无的内心。

或许有人会对我以“善良”来评价这个日后可以平静的用疫病与焦冥而将人制成标本的绝世大魔头而感到可笑:既然他还保有善良,为什么在琴川众人身上没有体现出来?为什么他对乌蒙灵谷中无辜的人没有手下留情?

太子长琴的善良,抑或该说少恭的善良是排除在他计划之外的,凡是与他计划有关的,他就会毫不留情,一定要达成自己的目标不可。而只要是不影响其制作标本大计的,比如说多等方家二姐几个时辰,比如说救衡山脚下快死的村民,再比如他前一世救瑾娘,该善良的地方就尽力善良。在无关痛痒的境遇下帮人一把,也是少恭时常会干的事。

此时的长琴挣扎于人性当中,为自己遭受的排斥与孤独而痛苦,而不像终期的少恭波澜不兴,宠辱皆不惊,平静当中深藏着足以吞噬万物的力量。应该说制作方借由他的这一世经历再度完善了太子长琴由无争到偏执转变的全过程,展现出他内心形成扭曲的点滴变化。


在蓬莱渡过的这一世成就了太子长琴,使他内心寻得了短暂的平和与宁静,回复为昔日的那个沉和似水的仙人。但同时,也正是因为这段经历,而致令太子长琴彻底毁灭:巽芳离去,蓬莱覆灭,使得长琴内心对命运的怨恨上升到极致,也令他彻底粉碎了之前所有曾对命运有过的妥协和期待,再也无法重拾昔日的平静安详和与世无争,转身蜕变成为少恭这样一个外表看似平静无害,内心实则波涛汹涌的可怕人物。

巽芳不在,长琴便也不再。虽然他仍与昔日那个在榣山抚琴、在蓬莱鼓乐的男子有些许相似,然而他的心,却再也回不到往昔的境界。命运的不公在他的心中燃起了一把熊熊烈火,炙烤着他的心池与灵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山九仞,岂一日之功。


万事皆有前因,量变导致质变。长琴能够蜕变成为少恭,绝非一朝一夕之事,而是由失去巽芳之后累世的痛苦、孤单所导致。少恭再不信命,也不愿顺从于命运的安排:命运要他永世孤独,他就偏要与上天一争;老天让人千变万化,他就非要令人永驻旧颜。他要反抗命运,反抗这个铭刻在石盘之上永远也无法改变的孤寡命运。


其实,少恭的可怕并不在于他的偏执、疯狂或是心思的深沉与狠毒,而在于他温和平静的伪装,令人无从防备。谁能料到这样一个充满仁者善心,温情脉脉的文质青年竟是一条内蕴致命毒液的蝮蛇呢?别说是初出茅庐,尚不知人心险恶为何的屠苏兰生,纵然是琴川镇中饱经风霜的居民还不是一样被他文雅俊秀的外表所惑,被他如沐春风般的亲和气质欺骗,乖乖的走向一条不归之路。刚强、精明如方家二姐如沁,恐怕直至死亡来临的最后一刻还仍将欧阳少恭视作邻家弟弟,满心信赖。


大灰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披着人皮的大灰狼。因为它不仅有战胜人们的力量,还有着战胜人们的智慧。


正因为如此,学会了在人群中伪装自己的少恭才是太子长琴渡魂历世中最可怕的一个,也是蜕变最完全彻底的一个。他拥有着吞噬万物的力量,却扮若常人,确切说,他是扮作弱者,这是他最高明之处,也是最令人生惧之处。


蓬莱的美好岁月,令太子长琴终于品尝到了人世的温暖与幸福,也令他越发意识到巽芳的弥足珍贵。她是这一切幸福与温暖的源头,是唯一可以理解她作为太子长琴身份的女子,也是唯一能够明白他选择渡魂作为延续生命方式的背后那些不得已苦衷的人。她接纳包容他的残缺,用理解与温情抚平他内心滴血的伤口。在巽芳的面前,长琴终于不必再担心会被抛下,也再不必掩饰什么,他可以回归到自己最初的身份当中,鼓琴奏乐,向她述说上古那些壮丽的山河,惊心动魄的神魔之争,曾经的悲欢离合,以及所有的一切。


在她面前,他既是太子长琴,又是那些他所占据过的身份的合集,但最重要的是,他是眼前这个女子的丈夫,现在是,以后是,永远都会是。长琴在世间漂泊了太久,遭受到了太多的不平与痛苦,几乎令他一度几乎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定位:


太子长琴?角越?抑或是那个手上沾满亲人鲜血的人?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哪一个才是完整的自己?


也许这些身份都不是真正的自己,因为他只是半魂之人,从没有完全真正一说。


光是想到这里就足以令当时处于迷茫中的长琴痛苦而怨恨,他虽行走于天地之间,却从来都不是一个齐整健全的生灵。这种寻不到自己的恐惧、对命运这般安排的怨忿,岂是常人所能想象?这种苦痛,这种失落,已足以吞噬他的心灵,令他发疯,令他痛恨一切的人与事,令他对世上的所有都失去希望。他的天空长久的都处于阴霾当中,不见一丝光明,沉闷的令人窒息。


直至遇见巽芳,她仿佛是老天迟到的补偿,长琴生命中唯一灿烂的阳光。她美丽而勇敢,独具个性,善良的可以包容他曾经因为痛苦所犯下的一切罪恶,从不将半魂的他视为残缺之人,她看待他的目光就像看待自己身边所有人那样友好而平等。是她,使在世上沉浮已久的长琴终于寻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不管自己是长琴也好,角越也好,或者是任何一个谁都好,都无关紧要,他只是这个女子的丈夫,从今以后一直都是,无论时光如何变迁,他的容颜如何改换,他都只是巽芳最爱的夫君,再无其他。


少恭曾对晴雪言道:自己一度狂热的追寻过长生不老之术。我认为这怕是遇见巽芳这一世之前的事,长琴为什么要寻觅长生之法,究其原因,不过就是不想渡魂,不想再作世人眼中的异类,怪物,而是能够真正的作为一个人,一个完整的生灵存活于世间。更重要的理由想必还是不想作他人眼内的怪物,既然巽芳对此并不在意,而她离开之后,长琴又多研究制焦冥之法来看,他对于长生之法的执着可能是遇见巽芳之前的经历。

(以上一段是作者自我臆断,因为没拜读到过制作方的企划集,可能与烛龙的设定有出入。)


正因为巽芳对于长琴来说是如此重要、独特的一个存在,所以日后一朝失去,他才会如此彻底的转换成为一个与之前的长琴完全相反的人物。他可以失尽一切,但不能没有巽芳。巽芳不在,他的身份定位也就土崩瓦解,又要回到过去那种不堪回首的循环之中。这天地间,从此再没有一个可以明白他渡魂因由,接受他残缺之身的人。他不能再随心所欲的成为自己,而是不得不为了大众的目光,隐藏真实身份。这是一段令人心力交瘁,却又永无止境漫漫煎熬,一个人可以隐藏自己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却难保不会在一夕间露出马脚。人生匆匆数十载,纵然这次瞒过了,可等待他的仍是另一段隐藏自我的旅程,无休无止。而一旦露出破绽,他面对的可能就是另一次被人惊怕,鄙夷的不快遭遇。


渡魂续命虽然能够永生永存,可无奈更像是被诅咒了的轮回魔圈,从头至尾都孤单一人,无人可分享心事,吐露心声。好容易遇上了一位可容纳可倾谈的知己,又被蓬莱突至的天灾所毁。看着阔别几十年熟悉而又分外陌生的残垣断壁,置身于家乡故土而再不能得见佳人音容,长琴心中对于上天所赐予的孤寡命运的恨意一下上升到了极点,从此没有消退半分。



[ 本帖最后由 狻猊龙子 于 2012-11-11 12:44 编辑 ]
1

评分人数

  • 剑藏庐轩

TOP

回复 2# 狻猊龙子 的帖子

天啊!狮子,你终于来到古剑论坛里了,还记得我吗?

TOP

回复 5# 余香盈袖~ 的帖子

记得记得,是北京那位学物理的童靴吧~~~我一直都记得你,不知道你最近学习如何啦?
我的古剑通关啦,所以写了一些感想哦(*^__^*)

TOP

回复 5# 余香盈袖~ 的帖子

对了,我都忘了问了, 怎么知道是我的?( ⊙ o ⊙ )真厉害~~

TOP

千载弦歌,芳华如梦。

TOP

回复 8# 仙剑奇侠客 的帖子

不好意思,我可能还要过一两天才能更新呢~~~

TOP

TOP

回复 10# 悠哉啊悠哉 的帖子

嗯,因为手头上有文章~~看来还是要先写完这一篇啊~~
好的,不好意思,我差点把文成坑了~~

TOP

我觉得,自魂魄分离之日起,太子长琴就不复存在了,无论是后来的角越还是欧阳少恭还是百里屠苏,他们都是一个全新的人,不能简单的说就是太子长琴的后世转生。
打个比方:如果你面前有三个人,一个是用你基因克隆出来的和你基因一模一样的人(和你看上去完全一样)、一个是将你的记忆完全替换给他的记忆的人(他知道你所有的事)、一个是完全复制你思维方式的人(对于同一件事他会和你从完全相同的角度考虑问题),你能说他们哪个是你吗?
即便对于魂魄完整的人来说,转世之后便还是他自己吗?这样转世与两个克隆人之间有多大区别,不过一个是魂魄一样,一个是基因一样的区别罢了。

[ 本帖最后由 Allislost 于 2012-10-7 19:58 编辑 ]

TOP

心痛少恭,古2快出来吧。。。

TOP

TOP

TOP

我太对不起大家了,本来真的打算成坑了~~好吧,我一定尽快写~~

TOP

楼主神人也 柯南也不过如此!人物心理的揣摩这么细致!你学心理学的吧!
这就等于还原作案现场,连犯人的心态都模拟出来了

TOP

回复 17# 只影游 的帖子

不好意思哦~~我不是学心理的,但是大概天生就喜欢观察身边人吧~~

或许是个适合做侦探的人物~~

TOP

这篇文章是不会成坑的,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回到当初写这篇文章的情境中~~谢谢支持我的童靴!

TOP

TOP

返回列表